秒速赛车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20亿元财政奖补资金主要用在钢铁煤炭等行业领域

20亿元财政奖补资金主要用在钢铁煤炭等行业领域

 

日前,省政府出台《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和提质增效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措施》。17条措施涉及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多方面内容,更涉及政府、企业等多个层面,各方高度关注。

  政策点击

  鼓励有条件企业实施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减量化兼并重组,发展优势产业、提升优质产能
  

制定实施方案和工作计划,坚决淘汰钢铁、煤炭等行业落后、低效和过剩产能

  由省级财政整合安排相关专项资金20亿元,支持地方政府、省属企业对主动压减产品无销路、能耗高、污染重、安全风险大、不符合产业政策的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综合考虑压减退出产能量、时间进度和职工安置人数实行梯级奖补。

  权威解读

  “分类推进去产能”是17条政策措施之首。分类推进去产能,如何“去”?

  鼓励兼并重组是路径之一。我省将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推动作用,加快全省钢铁行业以资本为纽带,进行产业链垂直一体化整合。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实施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减量化兼并重组,引导企业主动压减产能。支持重组后的大集团介入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部门,对接资本市场缓解融资难问题。

  “去产能”,我省还将加快化解过剩产能。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我省将严格执行《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备案新增产能的钢铁项目。同时,坚决关停并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30吨及以下炼钢电炉等落后生产设备。对退出的钢铁产能及时拆除相应设备。

  做好“减法”之外,更要做好“乘法”,推动行业改造升级。在关停并转之外,我省还将积极支持钢铁企业加大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工艺创新,大力开发高端产品,提升质量品牌,增强市场竞争力,增加有效供给。鼓励企业通过城市环保搬迁等进行改造升级。支持企业实施节能环保改造升级、绿色发展。

  分类推进去产能是项系统工程,职工分流安置一直被置于重要位置。在分类推进去产能的政策措施中,最有“含金量”的当属“由省级财政整合安排相关专项资金20亿元,支持地方政府、省属企业对主动压减产品无销路、能耗高、污染重、安全风险大、不符合产业政策的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综合考虑压减退出产能量、时间进度和职工安置人数实行梯级奖补。”

  该负责人介绍,20亿元资金是我省根据国家的去产能资金的配套,主要用在钢铁、煤炭等行业领域,用于支持地方政府、省属企业对主动压减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实行梯级奖补,奖补资金主要用于职工安置。目前,我省正加速制定20亿元资金奖补的方案。“职工安置是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重中之重,涉及到的市州都要及时制定职工安置方案、风险评估和应对预案,促进职工平稳转岗、失业人员多渠道再就业。”该负责人如是说。

  去产能,更要有规范的市场环境和秩序。该负责人介绍,我省将积极推进工商、质监、税务、住建、环保、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开展专项检查,打击生产假冒伪劣钢材产品和国家明令淘汰产品以及不开或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违法行为,规范并严格监管“贴牌”生产,建立整顿规范市场的长效工作机制,防止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钢铁行业中的蔓延,建设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此外,省经济和信息化委计划出台鼓励使用绿色建材、钒钛优势钢铁等办法,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推动作用。

  企业声音

  奖补资金是“及时雨”

  江善明(达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达钢早已从单一的钢铁产业向钒钛钢铁、煤化工和新型清洁能源化工产业企业转型并取得成效。近年来,我们先后淘汰了钢铁生产主线的落后装备和工艺,生产工艺达国内先进水平,同时在清洁能源化工领域研发了一系列新产品。

  针对钢铁去产能,我们已经制定削减140万吨产能计划,削减完成后还剩200多万吨产能,将继续向建筑用钢、汽车用钢等高端合金钢产品方向发展。

  人员安置和债务问题都是“去产能”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重点与难点。此次省上提出20亿元专项资金可谓力度空前,更是“及时雨”,希望能更多地向钢铁企业倾斜,提振钢铁企业“去产能”信心。

  专家点评

  “去产能”更要为产能找出路

  邱克辉(成都理工大学材料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我省提出用20亿元财政资金来支持地方政府和省属企业去产能,这充分彰显了我省在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方面的巨大决心。有决心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注意具体推进方法。“去产能”并不是说要把过剩、落后产能一减了之,更重要的是要为产能找到合适的出路。尤其是过剩产能,除了要“去”,更要谋划转型升级,这更加考验政府和企业的智慧和勇气。

  从目前来看,我省去产能的重点在钢铁冶金、煤炭、水泥、建材等产能过剩行业。这些行业中,大量企业生产的产品技术含量都不高,附加值低。有不少甚至成为别人最初级的原始材料,在国外转一圈,别人加工之后,便以数倍乃至数十倍的价格再卖给我们。这种价格的差距体现的就是技术的差距。

  为过剩产能找出路,更重要的是方向要对。企业是市场的主体,一定要保持高度的市场敏感,紧跟国际国内的技术前沿,紧跟市场需求,努力发现“缝隙市场”,这是一个方向。另一个方向,则是企业在制定发展规划的时候可以参考政府对产业的布局、规划等,向新能源、新材料等方向转型,力争获得政策支持。不管是哪个方向,都切忌走模仿重复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