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内页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兼并重组 -> 模式
兼并重组杂谈(三)

       四川省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省政府”)2013年12月26日向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报送了《关于报送四川省地方中小钢铁企业整合重组方案的函》,对四川省范围内的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及整合重组后的钢铁产业、产能做出了明确的规划。在其规划的“四大集团”中,除央企和产量100万吨(09年)以上的两个层面外,对产量在100万吨(09年)以下的地方中小钢铁企业进行重组,本着政府引导、企业自主、自愿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原则,整合重组成立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方冶金控股”),力争用五年时间,将其建设成为:“现代化程度高、工艺装备先进、具有完整产业链、达到清洁生产标准的综合性钢铁新材料生产企业。” 仅从四川省人民政府上报国家工信部的报告所呈现的基本事实来看,四川省(或成都市、德阳)地方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仍停留在非常粗犷的安排部署层面,方案的设计和规划仅就整合后的产能、多家企业整合后形成的企业集团做出了规划,明显缺乏实现这些规划的具体手段和方法,其规划看似详尽、周全,但带有明显且浓厚的政府主导的背景,而缺乏市场主导外在条件。
       从2009年至今我国钢铁行业的重组已经走过了以央企和规模较大的地方国企为主的兼并、重组改革历程。四川等西部地区因钢铁产量不大在首轮重组整合中涉及企业不多,仅攀钢参与重组后成为鞍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外还没有实质性重组的企业。在上一轮的重组整合中,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主导作用是举足轻重的,从而形成了不同地区、不同经济主体之间的重组模式。本次四川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主要是地方中小地方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参与的企业几乎清一色的民营企业,产权关系明晰,企业经济主体属性相同。因此,较之不同所有制主体间的整合路径相对清晰,更容易在市场经济框架下进行推进。 从我国钢铁行业整合重组走过的路径和探索的不同模式来看,并购重组是一项政策性、专业性、技术性极强,涉及面广、涉及多方重大利益的系统工程,虽然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及主管部门在宏观层面给出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形成了强大的推动趋势,但是由于企业主认识上的差异、利益诉求各不相同、企业股东之间所有权差异导致的利益格局自我保护冲突原因、已经形成的地区利益格局导致追求短期利益等,使得企业在兼并、重组过程中会遇到不少的难点和困难,因此四川省地方冶金集团公司成员间的整合重组是一个长期的、分步走。水到渠成的过程。 当前,四川省向国家工信部上报的《四川省地方中小钢铁企业整合重组方案》,得到了国家工信部的批复认可。集团公司成员应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求同存异,团结一致、整合资源、创新发展,在横向和纵向上需找产业转型、升级、跨界扩张的可能性,探索实践进行企业间的整合和重组,用3年到5年的时间完成重组、整合、扩张的三级跳,从而实现跨越式发展。 为实现上述目标,我们提出以下关于积极参与整合重组的切入点和战略发展路径。